一身寒

谁記长安陌上雪,曾梦小楼一身寒。

杂食性cp,记些突发的文,包括一些以前萌过的cp_(:з」∠)_

仅凭兴趣,无关风月

磕cp专用

又是一次艰难产出_(:з」∠)_

大概是想讲瞳耀两个人在现代时不时回忆过去的记忆,几百年前的故事,但是模糊不清,只能在刹那间感知,然而剪出来不知道是啥玩意儿( ˙-˙ )

地址:

戳这ヽ(〃∀〃)ノ

【瞳耀au】白色儿警告!!!(沙雕预警)

这个脑洞来自微博:出彩非洲袄 

视频链接:https://weibo.com/tv/v/Gyr1RoUHn?fid=1034:4282069938036758

已授权,放心食用~

此处艾特我家阿伞 @旧伞 写完了哈哈哈

—————正文—————

在我泱泱华夏总是有一群神奇的人,我们称之为吃货,他们为了吃可以想出无数种理由,生出无数种借口,而冯杰正是其中的翘楚。

 

冯杰是b站的一名up主,作为家里有矿【不】,家里开厂子的隐形富豪,他承包着一个养殖场,里面养了满满的竹鼠,竹鼠以竹子、芒草、植物茎秆等为食,因吃竹而得名。药用价值高,并且口感鲜美,在我国已经被大规模养殖。所以冯杰可是一个有钱人,但他出名却是因为他千奇百怪的吃竹鼠理由——这只长得太胖了,吃掉!这只太瘦了,吃掉!这只有点忧郁,吃掉!这只是黑色的,吃掉!!!

 

求养殖场里的竹鼠心理阴影面积,今天的竹鼠们依然瑟瑟发抖_(:з」∠)_

 

冯杰家里还养了一只猫,虽然是一只中华田园猫,却油光水滑,一看就吃的不错,全身是黑色的,但四只脚雪白,古人风雅,取名乌云踏雪。就这只猫,在冯杰家里可是老大的地位,毕竟整个养殖场都是老鼠不是╮(╯▽╰)╭

 

今天这只猫例行去养殖场溜达,看看崽儿们长得如何,当然还有他的老朋友,但我们展猫可不会承认。

 

白羽瞳是养殖场里的老大,江湖人称白色儿,要问为什么是这个名号,全因为冯杰爱看香港警匪片,于是给自家这只强壮的鼠头赋予了一个牛× 的外号,所以白羽瞳就叫白色儿了。

 

“嘿,白羽瞳。”展耀猫溜溜达达到了养殖场,轻松跳进白羽瞳的槽里,尾巴尖甩了甩,有些嫌弃。

 

“展耀,你来了?”白羽瞳挺开心的,毕竟展耀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意外,也是惊喜。

 

当初他刚出生,就听说这个厂的主人喜欢抓竹鼠烤了吃,关键是理由还很随便,明显是在消遣他们,可是鼠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所以大家一个个都循规蹈矩老老实实,但是免不了被抓走吃掉的命运。但是,白羽瞳不一样!

 

他,是天选之子!

他,能够摆脱命运!

他,就是大家的希望!

 

他每天勤加锻炼,吃常鼠不能吃之苦,在别的老鼠睡觉的时候,它在锻炼,在别的老鼠吃饭的时候,他在锻炼!终于,他能够轻而易举的跳出槽,并且摆脱冯杰的魔爪!

他就成了白色儿——冯杰亲自认可的不会动的鼠!

 

然后也是在那天,他认识了这个家里的老大——展耀,那只黑猫。展耀是他给自己取得名字,毕竟他是如此与众不同,要与其他猫有所区别。

 

白羽瞳还记得,那天,他们的相遇。

 

“喂,白老鼠,听说你很厉害,铲屎的都抓不到你?”黑猫舔了舔爪子,白羽瞳第一次看到如此可爱的生物,觉得猫也不是长辈们说的这么可怕。

 

“也没有,我只是想活下去罢了。”他开口。

 

“有骨气,我觉得你很有想法,做我小弟吧!”他挥了挥爪子,白色的爪子尖毛茸茸的甚是可爱!

 

“好啊。”威名赫赫的白色儿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也不顾旁边小弟惊悚的眼神。

 

“我给你取个名字吧,你看你是白色的就姓白,你有什么愿望吗?”

 

“......想上天”

“哦,我看你眼睛也挺好看的,不如就叫....”

“白天眼?”

 

“??????”展耀觉得自己的学识受到了质疑,这只老鼠怎么回事!!!

 

“叫白羽瞳!白天眼是什么玩意儿!”

 

“好的,那我以后就叫白羽瞳了。”白羽瞳的语气雀跃了起来,他和展耀一样有了独属于自己的名字了!

 

回过神来,他盯着眼前舔毛的黑猫凑上去也舔了一口,“喂喂喂,白羽瞳你怎么回事,开始以下犯上了?”虽然听起来不客气,但是语气一点也不凶狠,白羽瞳心想:展耀真可爱!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猫!虽然这辈子他也没见过几只猫。

 

他两自顾自舔毛舔的开心,丝毫没有发现墙上的摄像头已经把这一切拍了下啦,冯杰作为主人对这一切都了如指掌。

 

他,正在直播。直播间名字:我家猫和老鼠不得不说的故事。

 

看看,看看,这年头,老鼠和猫的关系越来越好,我作为主人还是单身狗一条,太惨了!

 

弹幕飘过:哈哈哈哈哈哈哈,三哥,你别难过,大不了今天吃一只,我倒要看看是谁被选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日子过得不如一只猫,还有老鼠给舔毛!

更何况,这是白色儿啊!!!超级凶的!!!上次有老鼠欺负他弟弟,他一口上去差点没咬死,看的我都害怕,至今记忆犹新!

居然这么温柔的给猫猫舔毛?这怕不是个假的白色儿!

我报警了!有老鼠假冒白色儿!!!

悄咪咪问一句,没人觉得这只猫和白色儿很配吗?

有!

有+1

+10086

 

冯杰看着弹幕越来越偏,叹了口气开口:怎么回事!老鼠和猫都组cp了,为什么我还在这里看他们舔毛!!!

我不甘心!!!明天我们吃炭烤白色儿!!!不吃了他愧对我的名号!

 

弹幕:哈哈哈哈哈恼羞成怒现场,三哥你冷静!你忘了吗!你根本摸不到白色儿半根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群哈哈哈飘过,冯杰也很无奈,怒关直播!

 

然后气冲冲的去了养殖场,企图再次挑战白色儿的地位。

 

“嘿,铲屎的来了,他好像很生气”展耀拱了拱白羽瞳,站了起来。

 

“怎么了吗?”白羽瞳疑惑。

 

然后冯杰就开始了漫长的追逐,“白老鼠!!!你别跑!!!你以为我叫你声白色儿你就真是香港警察了?你给我站住!!!”

 

展耀追在冯杰身后,没事还骚扰他一下,搞得最后,冯杰直接放弃,今天也是抓不到白色儿的一天。

 

“小黑你怎么回事!你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吗!!!你明明是公猫!!!”冯杰控诉。

 

“喵喵喵!”我不是我没有你才是媳妇儿!!!

 

“^_^”白羽瞳在一旁看展耀炸毛心里非常开心。

 

“你别笑了!!!我生气了╭(╯^╰)╮”展耀持续炸毛中。

 

白羽瞳凑过去给他舔毛,一下一下,非常耐心,展耀十分享受,顾不上说他,已经趴了下来。

 

冯杰:??????

 

我不该在这里,人间不直的。

 

今天的养殖场也分外热闹╮(╯▽╰)╭

 

 


大型夹带私货现场_(:з」∠)_ 故事大概是老胡作为太傅搞死了皇子陈友谅一家,皇子既伤心又难过,想要复仇,在外流浪过程中遇到了江枫(轩辕破),江枫听说了皇子的故事,决定帮他夺回皇位,两人一通密谋,最后杀进了皇城,可见到了梅长苏,陈友谅却下不了手,不料昔日恩师做出这样的事另有内情,而他又爱上了江枫,最后决定放手,与江枫浪迹江湖

视频链接:在此

视频来了!在评论里面!!!

@旧伞  @aldbzoqlllllll- 来看视频啦!∠( ᐛ 」∠)_

大概是影卫江枫偶遇落难小公子的设定~

谅:“是你救了我?”

枫:“对呀∠( ᐛ 」∠)_”

“好好休息哦~”

谅:“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ω⁄•⁄ ⁄)⁄”

是个小甜饼视频~主要是美谅在b站的每个视频里都要吐血狗带一波(反省一下你自己没干过嘛!!!),所以我要给他发糖!!!让江枫这个小逗比治愈他!!!

地址:戳戳地址在这

【瞳耀】人工智能(3)

今天手写了太多字,不想打字了_(:з」∠)_,考试使我颓废

———————正文———————
回了家,“白羽瞳”打量着这里,有一些恍惚,好像这里变得陌生了,应该说他知道是他和展耀的家,被设定在脑子里,但是并没有很清晰的体验,就像以前被赵爵催眠的人一样。

当然,接下来更加让他不解的事情是展耀看他的眼神,在他记忆当中,展耀看他时永远是带着暖意,而不是现在这样,充满了冰冷的意味以及,绝望。

“展耀,我们…”他开口。

“应该怎么解释,你知不知道你不是白羽瞳?”展耀还是把话说清楚了,“你是一个和白羽瞳一模一样的机器人,被灌输了白羽瞳的记忆,输入了感情的指令,是和他不一样的个体。”一字一句,明明白白,却扎心入肺。

“……”“白羽瞳”有点不敢相信,“猫儿你在说什么?我只不过是睡了一觉起来,怎么世界都变了?你是不是被赵爵给催眠了?”

“呵,我倒希望是。”

长久的沉默。

“白羽瞳”闭上眼不敢相信,自己明明拥有和展耀满满的回忆,明明爱着他,他却说自己不是白羽瞳,只是一个复制品?

拥有全部记忆的他和白羽瞳本人一样骄傲,他不相信自己,更害怕展耀对他的绝情。

“如果你不相信,我明天带你去看看他。”叹了口气展耀还是有些心软。哪怕是复制品,也个本人一样固执骄傲。

“……好”沉默良久,“白羽瞳”答应。

躺在床上,展耀久久不能入眠,再次见到活生生的“白羽瞳”,对他刺激很大。他不敢想他自己对“白羽瞳”做了些什么,只是告诉自己,对方本来就不是小白,小白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又不可避免的心疼对方,因为拥有全部记忆和情感的他,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而被迫接受这样的命运,他们两个都很可笑。

“白羽瞳”一个人躺在沙发上,良久,他一点睡意也没有,才惊觉自己可能真的不是人类了,但是在他的理解中,自己还是那个白羽瞳,只是换了一个身体罢了,展耀现在不能接受他很正常,时间久了,他就知道自己还是那个白羽瞳。

第二天,“白羽瞳”起床做了早点,想要去把展耀叫起来,进了门看到他抱膝坐在床上,并未合眼,呆呆的盯着某一个地方。

“展耀,你是不是又不听话了,就算我不是白羽瞳,你也不用这样糟蹋你自己吧!”他很生气,气他不照顾自己身体。

“对不起…”他低声的道歉,不知道是对他,还是对白羽瞳。

“先洗漱吃饭吧,再睡觉你晚上又该睡不着了。”他语气亲呢,就像白羽瞳还活着的时候。

“对不起,我昨天不应该对你发火,本来这也不是你该承受的错误。”展耀忽然道歉。

“你不用道歉,本来就是我做的不对,如果我没死,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他语气温柔。

展耀听到他这么说,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白羽瞳死的时候,他没哭,入馆,他也没哭,他看起来比任何人都坚强,却终于在“白羽瞳”面前全面崩溃,从来,只有白羽瞳能让他卸下防御。

“都是我如果不是我,羽瞳根本就不会死,如果不是为了救我……”埋在臂弯间,他终于把这些话都说了出来,“我想他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白羽瞳”走到床边抱住他,“这不是你的错,如果你死了那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只有确保你的安全,我的人生才有意义,这不仅仅是死去的白羽瞳的人生意义,对我来说同样如此。在白羽瞳心里,展耀,永远排在第一位。”他声音坚定。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展耀一直道歉,“白羽瞳”摸着他的后背,一下一下安抚他。

良久以后,展耀终于哭够了,抬起头来,有点不好意思,他在此时,终于觉得轻松了许多,虽然人生依旧一无所望。

“走吧,去吃饭。”

“好。”此刻他不会再排斥眼前的“白羽瞳”,而把他当成了一个好朋友。

坐在餐桌上,饭菜的味道是记忆中熟悉的感觉。他真的很好奇,“人工智能”真的能做到这个地步吗?

“白羽瞳”没再说话,他感受到了展耀对他态度的变化,之前一直是一只防备心很重的小猫咪,现在想通了以后变得乖巧可爱了。

————————————

展耀:嗷呜——
小白:扑上去揉~

【瞳耀衍生】殿下,殿下,我们去哪里呀!(3)

大姐和爵爷助攻来了∠( ᐛ 」∠)_
前文戳tag:殿下殿下我们去哪里呀

————————————————————

事实证明一件事,磬华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说到做到,第二天就送来了不少姑娘的画像来给昭华。

“殿下,你且看看,这位凤族姑娘,长相可谓是大气美艳,英气勃勃,不可多得的巾帼英雄!”

“还有这位,水仙姑娘,柔柔弱弱,风姿摇曳,似水温柔,又善舞蹈,前些年可是迷倒了不少仙人。”

“还有还有………”

昭华就看他姐姐的大侍女滔滔不绝,活像人间的媒婆,头疼不已,长姐真是太会折腾人了,这下该怎么办啊?

“殿下?就没相中一个姑娘?”

“不曾。”昭华赶紧摇头。

“那也没关系,明天咱们继续啊~”

“……”

目送对方离开,昭华总算松了一口气。不曾想轩辕破跑了过来。

“殿下,你真的要选妃了?你是不是不要轩轩了?”青年委屈巴巴的盯着他,眼里都是不愿意,又不敢明说,活像个被抛弃的小媳妇儿。

“没有,我不是,轩辕你别瞎想,殿下这辈子是不会跟别人在一起的。”他再次许诺,“可是,轩辕,我也要问你,你为何不愿意我成家?别用小孩子借口,想明白了再说,我若是成家立业了,会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会更加幸福,你说,你为何要阻止?”

“殿下,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难过,想到您要和别人在一起就很不舒服,可是按道理您成家了我应当开心才对……”轩辕破皱起眉头,一脸疑惑。

“罢了,我看你是想不明白了。”说完这句,昭华一个闪身消失不见了。

“殿下!殿下!你要去哪儿啊?”轩辕破着急了。

“别找我,你自己好好想想,想明白了我自然会出现在你面前。”

“殿下……”委委屈屈的大笨熊低下头走了出去,第一次思考起人生来。

——————

茶楼里,昭华端起杯子,看着台上的说书人,摇了摇头,没了轩辕还真是不自在。

“这位兄台,可约了友人?”一位书生模样的人来到他面前。

“没有,你想坐就坐吧。”他示意对方。

“我看兄台愁眉不展,似乎有心事?”对方笑了笑,自然而然的问了个问题。

“你这人倒是奇怪,我如何应当不碍着兄台?”他反问。

“呵,别误会,我只是好奇罢了,在下赵爵,平日里没事就爱研究这些有的没的。”赵爵摆摆手,对他眨了眨眼,“那你是不是确实有心事?不如说来听听?我或许有办法帮忙。”

“嗯…”沉吟半晌,他终于斟酌着来了口:“我…喜欢一个人,我们朝夕相处了很久,也许下了不分离的愿望,但是他至今仍然没有回应过我。”

“这可有意思了,你们明明互相喜欢,还有什么好苦恼的?你不过是气他迟钝不堪,他若真的不喜欢你,何必许下誓言?”

“你可能不太了解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对他来说更像是救命恩人,他仰慕我,也不会违背我,所以我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想法。”摇了摇头,他喝下杯中凉茶,有些不甘心。

“我看真正郁结的反倒是你,兄台明明是庸人自扰,我问你,你用恩人身份胁迫他了?”
“没有。”昭华摇头。
“那你担心什么?对方并不是因为你有恩于他而许下誓言,自然出自真心,虽没有对你言明,但从言行举止里也会透露出真实心意,就好想你坐在这里满面愁容,他若是不喜欢你,见了你也不会开心,你仔细想想,他平日里的言行?自会有所印证。”

昭华听了开始发愣,连对方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忽然回忆起三百年前的一件往事。

那时候他去对付一头凶残的妖兽,不慎找了对方的道,受了伤,轩辕当时没跟在他身旁,看到他的伤当时就恼火了,不仅仅是生气难过,眼神里的担心和懊恼自责难掩,更重要的是丝丝缕缕的情义,往日是他糊涂,没有往那方面想,还以为轩辕是小孩子,所以误会了这么多年。

现在想起来,平日里,轩辕的占有欲也明显的很,一直喜欢向他讨要“奖励”,他分明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也应该知道这样的“奖励”不是正常主仆该有的,却一直保留这样的习惯。

如今看来竟是他迟钝了!

——————————————

龙:你开窍了吗?
熊:没有哦。
龙:和善的眼神^_^
熊:有。

【瞳耀衍生】殿下,殿下,我们去哪里呀!(2)

前文戳tag:殿下殿下我们去哪里呀

———————— 正文————————

这几天,轩辕破有点焦躁,因为他的殿下要过万岁生日了,而他还没想好准备什么礼物送给他,以往殿下的小生日,他都是煮一碗面给殿下,因为殿下说只想吃碗面就好,所以他也就没多想,可如今殿下万岁生日,天帝陛下要给殿下准备祝寿宴会,他开始反应过来了,这次可不一样啊!

轩辕破想破了脑子,就是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礼物能配上他们家殿下,殿下作为太子,平日里见识过太多奇珍异宝,普通的东西如何能入他眼?

就这么一边练剑,一边思考,完全忘了他家殿下还有三个月才过生日的事实。

“大公主!”轩辕正练剑,大公主磬华突然来了:“轩辕,昭华呢?”

“殿下这时候在看书。”他收剑立在一旁。

“昭华就是太认真了,爹爹还不着急退位,他何必如此苛求自己,你平时劝劝他,别整天像个小老头,也太无趣了。”

“大公主言重了,殿下如此上进,是件好事啊。”他挠了挠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哎呀,你们俩要气死我,一个呆子一个傻子!”磬华翻了个白眼。

“罢了罢了,你带我去找昭华,我有事儿跟他说。”

“好的,大公主。”

书房里,昭华还在看书,就听见外面有声音,似乎是长姐来了。

果不其然,“昭华,姐姐来看你了。”还没进门,磬华就呼唤他了。

“姐姐,你来啦。”他出门迎接,“我不来看你你是不是根本想不起来去看我一眼?”磬华瞪了他一眼,“可怜我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弟弟也不亲近我~”

“长姐——”昭华无奈,“姐夫又怎么惹你了?放你跑到我这里来?”

“……”磬华愣了愣,“弟弟长大了都不可爱了!你姐姐我才不在乎他!”

“轩辕,你说说,我这弟弟怎么回事,自己的事也不关心,就会说我。”说着假模假式的擦着不存在的眼泪。

“大公主,你就别为难轩辕了。”

“不跟你们俩玩了,轩辕也是个死脑瓜,你们俩什么时候能修成正果啊?”

她说这话看了看昭华,轩辕破有点不解,不太能理解磬华说的是什么意思,心里隐隐约约有一些动摇。

昭华倒是闹了个大红脸:“姐!”

“你呀,害羞什么!当年你姐夫还不是这样被我追到手,喜欢的人就千万别错过,不然后悔的可是自己。”她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轩辕,我问你,你喜不喜欢你家殿下?”

“喜欢!轩辕最喜欢的就是殿下了!”轩辕老老实实回答。

“你看,他都说了你怎么还在磨磨蹭蹭?”磬华示意。

“姐,他还小,不懂情爱,我却不能欺骗他倾心与我。”昭华摇头。

“唉,你们俩我是管不了了,随你吧,对了,三月后,爹爹要给你操办寿宴,你提前准备准备吧,别到时候有什么事找不到你。”

“放心吧,姐。我你还不放心吗?你呀,才是要注意,别老跟姐夫怄气,各退一步不就好了?”

“哼,他要是像你一样就好了。”说罢也不再说什么了,“我先走了,你好自为之。嗯?”语气意有所指。

轩辕在一旁安安静静,也不知道明白了没有。

“有机会我给你介绍两个姑娘,你好好选选,实在不行也别耽误了侧妃。”临走前,磬华来了这么一出,这下好了,捅了个篓子。

等她走了,轩辕开始愣了,“殿下,你是不是不要轩辕了?”

“没有,你别多想长姐只是开个玩笑。”昭华头疼,长姐哪儿都好就是爱折腾。

“真的吗?你真的不会不要轩辕吗?”轩辕破此时对于这个话题分外坚持。

“是,我此生绝不会离开你。”昭华语气平淡,却不容置疑。

“好!轩辕也不会离开殿下!mua~”轩辕破也表明了心意,无师自通的亲了一下昭华,然后乐颠颠的跑了出去。

留下昭华一个人在原地发呆:这傻熊莫不是开窍了???

——————————

大姐上线,强势助攻

【瞳耀衍生】殿下,殿下,我们去哪里呀!(1)

傻白熊×傲娇龙

原型是轩辕破和谅谅龙,不过陈友谅这个名字真的太出戏了,所以改了名字,号昭华,单名耀。

大概是修仙温馨流傻白甜文,果然我还是适合傻白甜( ˙-˙ )

——————正文——————

轩辕破是昆仑山里的一头熊,他刚出生没多久爹妈就被别的妖兽给杀了,恰逢龙族小太子昭华殿下路过,顺手给捡了回去,轩辕破从此成为了小殿下的贴身侍卫,龙族大多骄傲,所以轩辕破作为一只蠢熊一直被殿下嫌弃。

“殿下,你看我今天这套剑法练的怎么样?”轩辕破耍完一套剑法,对着一旁坐在软榻上的小太子询问。

“嗯~”昭华摇了摇头,“破破,你都修炼了五百年了,怎么还是不见长进?”

“啊…”轩辕破听了以后有点难过,不过他也知道自家殿下喜欢损自己,所以倒也没有太过伤心。

“咳咳,不过比起其他精怪来说你已经很厉害了。”摸了摸鼻子,昭华还是夸了夸这只傻熊。

“嘿嘿嘿,殿下说的是。”轩辕破听完傻呵呵的乐起来了,然后站到昭华身边,“殿下,轩辕已经完成今天的任务了,殿下有什么奖励吗?”

“咳咳,要什么奖励,你都这么大了,还撒娇。”话虽这么说,可昭华分明红了耳朵。

“好吧,殿下。”轩辕破挠了挠头,满脸遗憾。

昭华看着他终归还是有点不舍,然后闭了眼凑过去,亲在他脸上,“说好了,最后一次,以后别撒娇了!”然后调下软榻红着脸匆匆跑回了房间。

轩辕破摸了摸自己的脸傻呵呵继续练剑,殿下说还行但他可不能骄傲,还得多努力才行!以及,这时候殿下肯定在害羞,可不能去打扰他。

说起来,为啥轩辕破会要“奖励”还是来自于他们小时候。

一千年前,轩辕破刚被昭华捡回来的时候,还未化形,只是只憨态可掬的棕熊,就知道吃,昭华倒也没嫌弃他,日日为他洗澡,给他喂食,活像养孩子,他爹有次见了都笑话他:“昭华,你才多大,就开始带孩子了?可是动了春心?爹爹去给你找个小侍女来怎么样?”
“才不要,爹爹自己忙去吧,昭华只要这熊。”太子殿下挥了挥手,把他爹给赶走了。

天帝陛下哭笑不得,找媳妇儿说理去了。

好不容易等到小熊修成了人形也是五百年后了,这期间昭华太子是又当爹又当妈,时时刻刻守在它身边,一起吃饭睡觉,生怕他受点伤害。

昭华此刻非常紧张,因为今天小熊就要化形了,他惴惴不安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小熊在里面,他不便打扰他,就在他担心时,里面传来了声音——“昭华,我成功啦!”

小太子冲进去,就见一个青年光着身子他立马转过头去:“也不害臊快把衣服穿上!还有,别没大没小!以后要叫我殿下!”

“哎!殿下!”青年语气里都是欢快活泼的意味,“穿好了!”

昭华回头,就见他傻了吧唧冲自己笑,然后自己也不受控制的跟着笑。

“以后你就叫轩辕破吧。”

“好!”

从这以后,轩辕破便跟着他修炼,每天在庭院里练剑,昭华就坐在一旁,那时候轩辕破心智还不成熟,跟小孩子一样,习惯了跟在他身后,还喜欢熊抱,喜欢凑上来磨磨蹭蹭,昭华每次教育无果,只好对他说:“那我以后给你奖励,你做好了,就给你一个亲亲⁄(⁄ ⁄•⁄ω⁄•⁄ ⁄)⁄”

“好啊!”对于轩辕破来说,只要能跟殿下亲近,没什么不应允的。

结果这“奖励”就延续了五百年,每次昭华说完不给都自己先心软了,以至于轩辕破依旧能讨要到“奖励”。

昭华回了房间,静下心来,开始打坐修炼,也是他每日的功课。

一千年了,他把轩辕破养大,早就对他情根深种,却不知道对于轩辕破来说他是何种地位,这也是他烦恼的地方,毕竟那小妖怪还懵懵懂懂,不知情爱。

摇了摇头,他心想:算了,他们还有很长时间来磨合,轩辕破总不会一直不开窍的。

——————————

开脑洞速度远超写文速度_(:з」∠)_

【瞳耀】人工智能(2)

机器人非代替品,不会成为展耀男朋友,这还是个白色儿狗带的虐文emmm

————————————————

赵富出去忙了,蒋翎在查资料,白驰还在赵祯家里,包局给他放了假,实际上,包局也想给展耀放假,不过对于展耀来说在哪里区别并不大。

“展耀,我看着你们两个长大,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好过,但我劝不了你,当年我没做到,现在我只希望,你能静下心来想一想,我不想你变成下一个赵爵。”包局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离开,只是步伐忽然间缓慢了许多。

闭上眼睛,他还能回忆起那天他们说好案子结束了一起去吃一顿大餐庆祝一下,甚至连地方都想好了,阳光洒在白羽瞳脸上,他像个天使。

是了,白羽瞳一直是展耀的天使,把他从地狱拉回人间。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展耀拿起手机:“你好?”
“小耀,是我,你什么时候来我这里一下,我有个东西给你。”
“好的,姐。”

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

“蒋翎我出去一下,有事打电话给我。”呆在局里暂时也没事,大姐忽然找他或许有什么事吧?还能有什么事呢,不过是关于白羽瞳罢了,白家大姐这么小心翼翼的事,也只会与白羽瞳有关。

“叮咚——”
“小耀,你来了。”白磬堂笑了笑。
“姐?你找我什么…事?”展耀疑惑之余恍惚间看到一个非常熟悉的人影。
“他……”死死的盯着那个人影不放,展耀不敢相信,不敢给自己希望。
那个人转过身来,冲他微笑,眉宇间都是熟悉的样子——少有的温柔和与生俱来的桀骜。
“羽瞳?”展耀不知道现在面前的这个人是不是白羽瞳,他明明亲手埋葬了,不可能再次活生生的出现在这里!
“小耀,你也可以叫他羽瞳。”
“姐?什么意思?”

白磬堂把他拉到一边,小声说:“这个是赵爵和我一起制造的机器人,几乎和真人一模一样,本来是公司的机密,但是他说想把这个送给你,我同意了。所以这是唯一的、独一无二的机器人,拥有羽瞳记忆和灌输了指令的,能学会人类情感的‘白羽瞳’。”

白磬堂说完红了眼眶,谁也不可能接受自己的亲人被这样人为制造出来,更何况她心智坚强,可以自己解决伤痛,但她怕展耀会想不开,她知道两个人感情很好,出于姐姐的关爱,送他这个礼物,是希望展耀可以走出来,不求放下,只希望他能够开心些。

“姐,谢谢你…”展耀听完大概知道了白磬堂的心思,也红了眼睛。

“那他…”他看了看“白羽瞳”,“他以为自己‘被救了’,也就是说他的记忆是从羽瞳死亡前开始的,所以他会以为自己就是‘白羽瞳’,并且他被灌输了‘爱’的指令,有学习能力和感情表现。你别太吃惊了,说实话,我有时候都会以为羽瞳真的回来了。”说着白磬堂也有些感慨。

“姐,我知道了。”

‘白羽瞳’在他们俩谈话的时候一直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干什么,如果是真实的白羽瞳大概早就不耐烦了,还会自己运动起来。

“我以后就叫你小白吧。”展耀斟酌语言,他确实需要时间来接受面前这个机器人,也好好思考自己的未来。

“展耀你怎么回事,你以前不都爱叫我全名?难不成我受了回伤还有特权了?”熟悉的白羽瞳式回答,让两个人都愣住了,不知道为什么,白磬堂觉得在面对展耀的时候,面前的机器人似乎更加像“人”了,难道是因为那些记忆里,展耀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吗?以至于作为机器人,只拥有记忆也对展耀是不一样的?

“好了,走吧,回去我给你做饭吃。”‘白羽瞳’拉着展耀就走,“姐,我先跟展耀回去了,有空再来你这儿。”
“好。”白磬堂笑着回答,有些恍惚。

展耀感受两人牵着的手,类人的体温像极了白羽瞳的热度,好像这个人从未离开过一样,可惜都是自欺欺人,他埋怨自己的清醒,又渴望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