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寒

谁記长安陌上雪,曾梦小楼一身寒。

杂食性cp,记些突发的文,包括一些以前萌过的cp_(:з」∠)_

仅凭兴趣,无关风月

磕cp专用

【瞳耀衍生】殿下,殿下,我们去哪里呀!(3)

大姐和爵爷助攻来了∠( ᐛ 」∠)_
前文戳tag:殿下殿下我们去哪里呀

————————————————————

事实证明一件事,磬华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说到做到,第二天就送来了不少姑娘的画像来给昭华。

“殿下,你且看看,这位凤族姑娘,长相可谓是大气美艳,英气勃勃,不可多得的巾帼英雄!”

“还有这位,水仙姑娘,柔柔弱弱,风姿摇曳,似水温柔,又善舞蹈,前些年可是迷倒了不少仙人。”

“还有还有………”

昭华就看他姐姐的大侍女滔滔不绝,活像人间的媒婆,头疼不已,长姐真是太会折腾人了,这下该怎么办啊?

“殿下?就没相中一个姑娘?”

“不曾。”昭华赶紧摇头。

“那也没关系,明天咱们继续啊~”

“……”

目送对方离开,昭华总算松了一口气。不曾想轩辕破跑了过来。

“殿下,你真的要选妃了?你是不是不要轩轩了?”青年委屈巴巴的盯着他,眼里都是不愿意,又不敢明说,活像个被抛弃的小媳妇儿。

“没有,我不是,轩辕你别瞎想,殿下这辈子是不会跟别人在一起的。”他再次许诺,“可是,轩辕,我也要问你,你为何不愿意我成家?别用小孩子借口,想明白了再说,我若是成家立业了,会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会更加幸福,你说,你为何要阻止?”

“殿下,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难过,想到您要和别人在一起就很不舒服,可是按道理您成家了我应当开心才对……”轩辕破皱起眉头,一脸疑惑。

“罢了,我看你是想不明白了。”说完这句,昭华一个闪身消失不见了。

“殿下!殿下!你要去哪儿啊?”轩辕破着急了。

“别找我,你自己好好想想,想明白了我自然会出现在你面前。”

“殿下……”委委屈屈的大笨熊低下头走了出去,第一次思考起人生来。

——————

茶楼里,昭华端起杯子,看着台上的说书人,摇了摇头,没了轩辕还真是不自在。

“这位兄台,可约了友人?”一位书生模样的人来到他面前。

“没有,你想坐就坐吧。”他示意对方。

“我看兄台愁眉不展,似乎有心事?”对方笑了笑,自然而然的问了个问题。

“你这人倒是奇怪,我如何应当不碍着兄台?”他反问。

“呵,别误会,我只是好奇罢了,在下赵爵,平日里没事就爱研究这些有的没的。”赵爵摆摆手,对他眨了眨眼,“那你是不是确实有心事?不如说来听听?我或许有办法帮忙。”

“嗯…”沉吟半晌,他终于斟酌着来了口:“我…喜欢一个人,我们朝夕相处了很久,也许下了不分离的愿望,但是他至今仍然没有回应过我。”

“这可有意思了,你们明明互相喜欢,还有什么好苦恼的?你不过是气他迟钝不堪,他若真的不喜欢你,何必许下誓言?”

“你可能不太了解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对他来说更像是救命恩人,他仰慕我,也不会违背我,所以我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想法。”摇了摇头,他喝下杯中凉茶,有些不甘心。

“我看真正郁结的反倒是你,兄台明明是庸人自扰,我问你,你用恩人身份胁迫他了?”
“没有。”昭华摇头。
“那你担心什么?对方并不是因为你有恩于他而许下誓言,自然出自真心,虽没有对你言明,但从言行举止里也会透露出真实心意,就好想你坐在这里满面愁容,他若是不喜欢你,见了你也不会开心,你仔细想想,他平日里的言行?自会有所印证。”

昭华听了开始发愣,连对方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忽然回忆起三百年前的一件往事。

那时候他去对付一头凶残的妖兽,不慎找了对方的道,受了伤,轩辕当时没跟在他身旁,看到他的伤当时就恼火了,不仅仅是生气难过,眼神里的担心和懊恼自责难掩,更重要的是丝丝缕缕的情义,往日是他糊涂,没有往那方面想,还以为轩辕是小孩子,所以误会了这么多年。

现在想起来,平日里,轩辕的占有欲也明显的很,一直喜欢向他讨要“奖励”,他分明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也应该知道这样的“奖励”不是正常主仆该有的,却一直保留这样的习惯。

如今看来竟是他迟钝了!

——————————————

龙:你开窍了吗?
熊:没有哦。
龙:和善的眼神^_^
熊:有。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