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寒

谁記长安陌上雪,曾梦小楼一身寒。

杂食性cp,记些突发的文,包括一些以前萌过的cp_(:з」∠)_

仅凭兴趣,无关风月

磕cp专用

【瞳耀】人工智能(1)


灵感:人工智能表现人类情感和行为时,其背后是在模仿和复制,而不是想象和创造。
————————
白羽瞳在一次执行任务中身亡,展耀本来已经即将陷入黑化,白大姐送了一个小白机器人给展耀。

白羽瞳醒来以后只以为自己睡了漫长的一觉,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展耀,展耀看起来和印象中有许多不一样,他看他觉得很朦胧。

展耀不冷不淡的冲他笑了笑,眼睛里面只有绝望。他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应当表现的很难过,但是他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很平淡。

展耀看着那个“白羽瞳”,无尽的绝望在心里铺开:机器人,不管有多像,但都不是人类,人拥有的情感和创造力,机器人没有,如果有,也不过是复制和模仿罢了。

但拥有了记忆和能够复制感情的机器人是否真的不能代替人类?人与机器的界限又在哪里?

ps:白色儿不会被绿!机器人不是代替品!
发刀的手微微颤抖_(:з」∠)_
———————正文———————

“白羽瞳——”展耀呼喊着爱人的名字从噩梦中醒来,面对空荡荡的房间,落下眼眸,在一次次的失望中挣扎,然后被现实戳破,绝望发酵,无声蔓延。

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展耀呆呆的盯着窗户,直到阳光从地平线升起,被刺眼的光线照的睁不开眼,展耀才浑浑噩噩的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吃饭。

然后去找赵爵,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能干什么,sci失去了白羽瞳,等于失去了灵魂,他也不在乎sci的未来,但这是小白的信仰,所以他仍然在sci担任心里顾问。呵,自我催眠罢了,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的清醒是一种莫大的嘲讽。

“赵爵。”
“你来了。”

两个人简单的打了招呼,赵爵悠悠喝着咖啡,并没有看他。展耀坐在一旁,拿起一份杂志,然后开始神游。

坐了一会儿,他站起身准备去sci,赵爵叫住了他:“小猫咪,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展耀转头:“你又搞什么名堂?”
赵爵: “只是一个小礼物罢了。”
“好。”

“展博士好!”赵富向他打招呼,想露出个笑容,最后凝聚在脸上变成苦笑。

“早。”他点了点头,“今天有什么案子?”

“哦,刚刚重案组送了一个案子过来。好像是连环杀手,我们还在研究,正好你来了,给你看看。”说起案情,赵富振奋起了精神。

“行,我看看。”说着拿过资料。

蒋翎对赵富眨了眨眼,示意他过来。 “你刚刚笑什么笑,还嫌展博士不伤心啊!”

“我忘了想给他一个安慰,结果我自己也笑不出来…”
两个人一时无语,事实上,整个sci没人能接受白羽瞳死亡的消息,白驰当时也在场,眼睁睁看着白羽瞳中枪,吓得整个人都傻了。到医院的时候,人已经没了,白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赵祯看得心疼却毫无办法作为朋友,他也没法接受,何况白驰是他弟弟。

只有展耀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看起来比平时慢了一些,于别人是天塌了,于他是世界毁灭。

他的世界建立在有白羽瞳的基础上,白羽瞳在他的生命里占据了全部,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如果有谁能不让展耀变成下一个赵爵那一定是白羽瞳,毕竟天才的世界从来不以法律衡量。展耀因为白羽瞳才收敛自己,他的束缚从来都是自己强加的名为白羽瞳的锁,一旦锁没了,恶魔降临人间。

展耀似乎淡定的接受了这个噩耗,亲自选址,把他送进坟墓,亲手埋葬了自己的心和世界。

“赵富,我看完了,确定是连环凶手无疑,杀人手法如出一辙,心态骄傲,手法娴熟,杀人对他来说是一种享受,享受成名的快乐和挑战法律权威的成功的骄傲,不过是一个失败者罢了。”

“好的,我明白了。”

“你去找一个穿着邋遢,最近失业,和妻子离婚,有一个孩子,并且关系不好的男人,他大概30几岁,住在出租房里,他以前应该是社会精英阶层,你查一查这几家公司最近被辞职的高层员工。”

“是!”赵富领命出门调查。

展耀推开白羽瞳的办公室,坐在他的位置上,闭上眼。

——————————

dbq,写的时候我心都在滴血要命我为什么要写虐梗我只是个甜文爱好者啊!

而且还没想好这文的走向,到底是小白的灵魂附身机器人,还是小白就这么死了,留猫猫和机器人小白面对面_(:з」∠)_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