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寒

谁記长安陌上雪,曾梦小楼一身寒。

杂食性cp,记些突发的文,包括一些以前萌过的cp_(:з」∠)_

仅凭兴趣,无关风月

磕cp专用

【k莫】玻璃糖

百粉点梗文。大概并不是很好→_→
@安小兔叽

————正文————

对于郝眉,刚进大学的时候,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他遇见了肖奈,这个男人用“卑鄙”的手段→_→激怒了整个宿舍,最后他不得不承认虽然人家比他小,可脑子比他好使,在这种好大学里,也总有那么些人让人羡慕。

后来被肖奈带着玩游戏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大神也会玩游戏,那时候他玩的还是幻想星球。

然后就玩了个女号,天医,说起来为啥不玩男号,主要是他觉得不符合审美,那些画出来的人物角色还没他家老三好看呢,那还玩个屁啊!

遇见手可摘星辰的时候他刚巧抢了人家boss,玩的太浪了,被别人红名追杀。

正巧撞上了一个花箭,路遇妹子岂能不调戏,所以冒着被杀的风险,他毅然决然停了下来撩妹。

妹子倒是挺冷淡的,感觉是个御姐。

郝眉有点伤心,怎么不是个软萌萝莉呢,御姐小爷hold不住哇。

尽管他心里觉得hold不住,但是游戏里倒是非常积极,张口闭口星辰,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好在妹子也没有嫌弃他,一直不咸不淡的回复着。

没想到这撩妹途中,仇人就追上来了,还叫嚣着“长安月下,你个贱人,居然抢老娘的boss,有本事别跑!”

卧槽,这妹子真彪悍!

打不过正准备跑的时候,一旁的花箭动手了,走位犀利,出手到位,大招一发接着一发,没过一会儿,就把那群人给杀光了。

郝眉目瞪口呆,现在的妹子都这么厉害?

末了,妹子还问他:“你没事吧?”

“……”

过了好一会,郝眉才反应过来,“没事。”

电脑另一端,ko皱着眉,觉得有什么不可控的事情发生了。

一开始只是觉得对方是个很啰嗦的女生,后来听着听着也不知道怎么了,竟也就听下去了,最后还救了一把人家。

郝眉觉得有这么一个暴力的dps保护自己也不错,何况奶也是一个博大精深的职业╮(╯_╰)╭

就这样,他和手可摘星辰加了好友。然后组了固定队伍,一起打怪升级,看遍了游戏里的很多地方,他觉得他好像喜欢上了电脑那端的人,有一种冲动想见见他。

以至于愚公他们看见他对着电脑笑都说他思春了。

他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直到面基,然后奔现。

可惜了,他那天和手可摘星辰说我们结婚吧的时候,对方说好,然后又说自己一个男生也不需要准备太多直接去结吧。

好啊?

啊?

等等?

手可摘星辰是男的???! ! !

郝眉懵逼了!

不带这么玩的!劳资的初恋!居然是个男的?

然后火速掉线,再也不见。

ko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游戏里等了一天,也没有看见长安月下上线,他不知道自己哪句话刺激了对方以至于如此仓皇而逃,连一句再见都不说。

后来,郝眉也就渐渐淡忘了,大丈夫何患无妻?

只是时不时怀念那个操作犀利的花箭,和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

“走,今天去三食堂吃饭吧。”

“好啊,几乎就没去过,今天去吃一次。”

其他几个人建议着。

“行!”郝眉同意。

“糖醋排骨。”两声同样的糖醋排骨响起。

打菜的大哥愣住了。说了句只有一份了。

可郝眉才不管,“这糖醋排骨我要了。”

打菜的大哥很给力的全都给了他。

那是他和ko的第一次见面,他那时候还不知道他后来会喜欢上这个人。

ko自曝身份,老三说ko工资归他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ko,我今天想吃油焖虾!”

“嗯。”话不多,却非常让人信服。

相处的时间越长,他越觉得ko很像一个人。就像是——手可摘星辰。

他不知道这种无来由的第六感是从何而来,但是疑问一旦扎了根就疯狂生长。

他会无时无刻的关注ko的状况。有什么都要找ko,同组的阿爽已经不想说话了。

他看着ko对着电脑码代码,有的时候会发呆。他也就跟着发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他好像在逐渐把ko和手可摘星辰混在一起看待了,他们不一定是一个人。这对星辰和ko都不公平。他不是为了星辰才追着ko不放,也不是为了ko对星辰念念不忘。

他快要被逼疯了。

他觉得他理科状元的脑子完全不能帮他理清楚这些事情。

某天,老三找他谈话,说该谈恋爱要谈,但是以工作为重。他不干预他的个人生活,只要做好份内的事就好了。

他这才突然惊觉,他可能喜欢上了ko,他小心翼翼的举动,瞒着别人甚至瞒过了自己,他以为自己把ko当朋友,可早就不是了,别人都能看的出来,ko难道看不出来吗?

不,ko性格冷淡,不会对这些事这么上心。何况自己居然喜欢上了自己的朋友,一个男人?

郝眉不知道自己居然也有当精神病的潜质?违背伦常,没有后果。

再一次在ko以前打工的小饭馆喝醉了。

ko把他拎起来,他趴进ko怀里。那里暖暖的,一如想象中的感觉。

ko摸了摸他的头发,动作很轻,说“乖。”

他突然就有点想哭,然后就感觉到了有什么湿湿的流了出来。

ko有点慌张的问他:“你怎么了?”

他不想说话,ko就抱住了他,他被ko抱回了车内。

车内开了空调,有些热,他不好再赖在ko怀里,刚想挣扎,ko就抓住了他。

可能是想安慰他吧?郝眉这么想着。

可是ko太温柔了,他觉得他有什么话憋不住了。

“ko,你说,同性恋是不是很恶心啊?”他自嘲的笑。

ko没有回答他,只是抱着他的手紧了紧。

他也不指望ko回答,下一刻昏死过去。他知道ko会把他带回家的,第二天他们仍然是朋友。

第二天早晨起来,头很痛,他不知道自己昨天干了什么。

照例去上班。

却不见ko的身影。

“ko呢?”他问阿爽。

“不知道,可能有事吧。你问老大去。”

………

“老三,ko今天怎么没来?”

“他?他失恋了,去疗伤了。”老三意味深长的说。

“他什么时候恋过?”郝眉懵逼,他怎么不知道,这几个月他几乎天天和ko在一起,ko哪有时间去谈恋爱,又怎么可能失恋!

老三又骗人!

“哦?你怎么知道他没恋过?昨天某个人说了让ko伤心的话,所以ko今天感到人生无望,回家疗伤去了。”肖奈耸耸肩。

“昨天?”昨天ko不是一整天都和他在一起?怎么会接触到别人?等等!伤心的话?难道是我?

我昨天说了什么?

同性恋是不是很恶心?

同?难道老三是说他?

脑子从来没如此高速转动过,ko也喜欢他?因为他的一句话,所以觉得自己失恋了?

“老三,我要请假去看ko!”然后立马狂奔出了致一大门。

去他妈的伦常,去他娘的星辰,跟ko比起来,这些算什么?

纠结了这么多天,郝眉觉得自己真是个傻·逼!

——————

“ko,我喜欢你啊!”

“嗯,我也是。”

后来知道了手可摘星辰是ko的时候郝眉觉得自己的第六感还是挺准的嘛╮(╯_╰)╭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