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寒

谁記长安陌上雪,曾梦小楼一身寒。

杂食性cp,记些突发的文,包括一些以前萌过的cp_(:з」∠)_

仅凭兴趣,无关风月

磕cp专用

【友影】水晶鞋

马( •̀∀•́ )

一条咸鱼:

现代AU




刑警队长郭得友X舞者顾影




Warning:有些许设定借鉴李现饰演角色林涛,不是非常影响阅读








水晶鞋




 




 




 




 




 




1.




郭得友把自己摔在沙发上,今天案子盯梢到两点,车子里坐了三个小时盯监控指挥真是累死人了。




如果今天睡着在沙发上,郭得友给自己发誓,那就让自己睡着在沙发上吧。




结果这时候外面有人拿钥匙悉悉索索地开门。




什么贼偷到他刑警队长的家里来了?胆肥啊?




他掏出腰间的配枪,保持着防御的姿势靠近门口,小心翼翼地从猫眼往外望。




然后他下一秒长叹了一口气,把枪放了回去,利落地打开门。




“怎么这么晚来?”他抱着手看着门口的女孩儿。




顾影抬头看他,手忙脚乱地把钥匙从钥匙孔扯出来。




“团里聚餐到十一点,我们团长到这来看舞台,搭了顺风车来的。”顾影笑嘻嘻地看着他,郭得友瞥一眼她脚下一大袋行李袋。




“你不是才巡演完吗?”




“是啊!我们团下一次来这汇报演出,反正到时候都要过来,我索性来这住到那时候呗!”




顾影朝他身后张望。




“你不会不方便吧?女朋友在?”她瘪着嘴看着地板。




这一说就踩了郭得友痛脚,赶忙给他家祖宗让道,提着顾影的行李袋往屋里走。




“找嫌犯都找不完哪有心思找女友?”郭得友干巴巴地说。




 




这说起来都是郭得友的错。
顾影刚进舞蹈团那会儿,舞蹈团老是巡演,演出完回自家太远,可郭得友的地方很近,所以老是来巴着他住。郭得友说一次说两次叫她少过来,她半句话都没放在心上,顾影心头想着的都是自家老妈都同意了,她跑得要再勤点也不为过。




可谁也没想到会出事,那天晚上高速连环追尾,顾影恰巧当了那倒霉的万分之一,郭得友还在警局加班一个电话就被叫了过去。




他盯着手术室的红灯盯了一晚上,等到顾影刚刚被推出手术室,他看都没看顾影一眼就走了。




的亏顾影命大,那么大的车祸,她就只肋骨骨裂。




郭得友气过了头,把顾影的伤责任全往自己头上揽,想着要是顾影对他死心,这事就再不会发生。




郭得友是个香饽饽,人长得干净,脑瓜子又聪明,单位还好,追的人多了去,他气昏了随便答应了一个。




顾影住院时候他一眼都没去看过,连顾影电话都不接。等顾影好得差不多了来找他,却发现他的手臂有人挽着了。




姑娘当即沉下脸生气:“这谁啊?”




还没等他身边的女士自我介绍,郭得友就开口了,他惯会这种漠然的语气:“我女朋友。”




他以为顾影要闹,结果顾影只是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红着眼眶跑了。




这临时找的女朋友第二天就提了分手,说郭得友和顾影的事她只是个外人,掺和不得,郭得友知道自己是对不起人家的感情,却没心思分出来给她道歉。




因为顾影不理他了。




这是破天荒的事,不论他上门也好怎么也罢,电话不接,面也见不着,两个人共同的朋友现在都一边倒,见着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他这冷板凳坐了大半年,等到顾影全国巡演完一圈又回来,带這一大包行李敲他的门,脸上还带着犹疑的神色。




他自此之后对这件事不置一词,小心翼翼地把两人的位置复原。




从此两人都对这绝口不提。




 




2.




“顾影来了?”丁卯问他。




“啥?”郭得友喝着他的咖啡,这才早上六点,想要人清醒简直不科学。




“你的咖啡是自己杯子装的,你早上才不会这么早起给自己冲咖啡喝。”丁卯敲着笔,拿着的档案一笔也没写。




“把你八卦的劲放在破案上,我们警局还会有没破的案子吗?”郭得友特意给他摆臭脸。




丁卯笑嘻嘻地走了。




 




“今天你不盯梢吗?怎么回来的这么早?”顾影摆好碗筷,把他的包接过来。




“嫌犯神经病跑出来买烟,老巢找到了,不用盯了,等着明天收网。”郭得友在饭桌坐下,拿着筷子思索了会儿。




“你不知道我要回来,为什么要做这么多菜?”




“兰兰和丁卯要来,这才不是给你准备的。”顾影从厨房拿了筷子和碗,敲门声正好响起来。




郭得友不情不愿地跑去开门。




“你俩慰问我可不情不愿的,一听到有饭吃就来这么快?”郭得友打着趣,另两人理都不理就往饭桌那的顾影打招呼。




“顾影这几月没见啊,厨艺见长啊!”丁卯理都不理他自己坐下了,兰兰和顾影说着悄悄话,郭得友还和丁卯摆着臭脸,丁卯一瞥沙发上的被子,露出常见的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这都什么时候了,郭得友你说你一天到晚想什么呢。”




郭得友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他在指什么,赶紧敲碗说:“吃你的饭,少说话。”




顾影大咧咧地坐下问:“说什么呢?”




郭得友非常自然地回答道:“他问我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收网。”




“这收网是什么时候肯定有讲究的啊,是吧二哥?”顾影说。




郭得友点点头,丁卯赶紧埋头吃饭,肖兰兰在旁边偷笑。




 




送走了肖兰兰丁卯,郭得友看着吃得饱的很躺在沙发上的顾影摇头笑。




“这你还有一个月开始训练,到时候在我这长肥了可怎么办?”




“用不着你管。”她哼哼唧唧地开了电视机看。




“我倒是不想管,到时候有人在我查案子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抱怨减肥太痛苦了,我可不接。”




顾影心虚地反驳他:“我哪知道你那时候在办案子啊?我以为你办案子的时候手机都开静音,你干嘛接我电话!”




“你以为我乐意接你电话?我这不是怕出了什么事吗?”郭得友转头说,一抹微红爬上他的耳朵。




顾影仔仔细细看他红了的耳根,把笑藏在衣袖里。




 




2.




顾影看了看来电显示,接电话的时候语调上扬:“怎么这么早就和我打电话?你不是还要聚餐吗?”




“宝宝啊!对,我跟他们说了我不能喝酒!”那边郭得友肉麻的声音传来,不过顾影倒是见怪不怪,她坐在沙发上把腿伸直放在茶几上,一边拉伸一边说:“他们又逼你喝酒啊?你拿病历给他们看不就好了嘛?”




“是啊,宝宝,我和他们说了我酒精过敏。”




顾影笑着扳指头数:“你看我这天天帮你打掩护,总要得点好处吧。”




那边喧闹的人声又响起来,郭得友还在继续演戏:“是宝宝,你说什么都对,我绝对不和他们一起喝酒了。”




“这样吧!”顾影沉默一会儿说到,她心里打着鼓,全是冲动支撑着她说出她的要求:“让我当你一天女朋友吧!”




话说完她就想收回,因为那边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她都能听到郭得友同事在另一头说:“哟,怎么了,嫂子出事了?这师兄你咋了?”




“行吧。”最后郭得友这么说到。




 




3,




顾影没想到郭得友会这么快回家。




她以为郭得友会生气。




别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她是撞了南墙见了血了,还要把疤口捂好再去撞一次的。郭得友有哪里好的?她听了这问题无数回,连答都懒得答。




因为不论什么时候,她心里那个位置都是留给他的,要是把那个位置让别人,那不就是要割一块肉下来吗,那可太疼了。




郭得友本来也不想这么快回家,结果不论他怎么否认,同事们都觉得他是惹他“媳妇”生气了,二话不说就把他赶出饭局。




他尴尬地开门进去,顾影往沙发角缩了一缩。




“我去洗澡。”郭得友挠挠后脑勺,面对什么毒匪他都没怵过,没道理在这结结巴巴的。




顾影点点头。




洗完澡出来他俩一起看了会儿电视,顾影负责对电视剧里的人物评头论足,郭得友负责分析剧情不合理之处。




马上到十二点的时候顾影终于准备睡了。




郭得友在沙发那铺好被子,顾影穿着拖鞋站一旁,当郭得友拿疑惑的眼神看她的时候,她又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手机。




“说好了的不能反悔,从今天零点到明天零点,我都是你女朋友。”顾影眼睛晶晶亮亮地看他,郭得友嘴巴张开又合拢,结结巴巴不知道要说什么。




顾影再看了一眼手机,满意地走上前,踮脚亲了郭得友脸颊一口:“晚安,男朋友。”




姑娘身上有护肤乳液的香气,郭得友愣神,直到顾影大声关上门才把他惊醒。




他轻轻触碰自己的脸颊,为那里不正常的高温吃惊。他把自己摔倒沙发上,整个脸蒙进枕头里,无声地长叹一口气。




顾影胸口小鹿乱撞,心跳声太大了,她怀疑郭得友在门外都能听见,她捂住自己的心脏,却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容,一下子跳上床高兴地打了两个滚。




 




4.




第二天一大早郭得友赶忙就走了,顾影还没起呢,听着他悉悉索索洗漱才醒,睡眼惺忪地靠在卫生间门口看他刷牙:“怎么这么早就走?”




“今天警局工作多。”郭得友解释道,像顾影是什么吃人猛兽似的就跑了。




破了个大案,警局的文书工作简直要压死人,郭得友奋笔疾书,谁知道这时候手机响了。




他一看却是闹钟,名字是“胃药上衣口袋”。




他一摸上衣口袋,胃药就塞在那里面。




接了热水吃了药,郭得友看着自己的手机发愣了一会儿,终于决定给顾影打个电话。




可谁知他还没问呢,那边姑娘先问:“你药吃了吗?”




“吃了,你什么时候把我手机拿去鼓捣的?”




“你洗澡的时候呗。我想如果我是你女朋友的话我应该就有资格开你手机吧?你会让你女朋友开你手机吗?”




这是个两难问题,郭得友打哈哈:“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多少女朋友。”




“你胃疼不治要更严重啦,平时我让你吃药你嫌我啰嗦我也不敢多管,趁此机会来管管你。”姑娘语气张牙舞爪像伸爪子的猫。




郭得友却一阵心酸,想着平日里顾影也能管他这些事,可见是被从前伤着了,小心翼翼地捂住自己的伤口远离危险地带避免再被他伤到。




他到底干了多少混账事啊。




“行吧,不打扰你工作了,挂了!”顾影挂了电话。




郭得友摇摇头,继续埋首于文件里。




大概到中午的时候不怎么热闹的警局突然多了许多交谈声,郭得友抬头一望发现顾影站在办公室门口张望,当他俩眼神对上时顾影朝他挥了挥手里的食盒。




“艳福不浅啊队长!没想到嫂子长得这么好看,怪不得说什么也看不上你那些追求者呢!”




“队长是这么肤浅的人吗?人这是因为爱情。”




郭得友没理他们的打趣,放下手头的工作向顾影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给你送饭啊!我是你女朋友嘛!炖了排骨汤,好好补补。”顾影自然地挽着他的手往外走,郭得友半推半就地跟着她一起走了。




中午两人在食堂吃饭得到了全体人员的八卦眼神,丁卯感兴趣地坐在他俩旁边:“哟,这终于确立关系了?行啊郭得友,这种事情,不分我点骨头汤喝?”




郭得友不理他,顾影倒是好脾气的说:“叫兰兰给你炖呗,她前两天从我这拿了食谱去。”




郭得友这时候才说话:“这丁大少爷看上去好事将近啊,肖厅长对你印象改观没有?”




“人是厅长,我一法医,你觉得呢?”丁卯端着餐盘说道,语气好不凄凉。




“所以说还是你们这种青梅竹马好,这最后一关过的轻轻松松,我嘛,卡在这骑虎难下。”丁卯开着玩笑。




后边八卦的警局小姑娘们小声感叹:“看吧,我就说队长和他家宝宝是青梅竹马。”




 




8.




郭得友特意在警局吃了饭加了班才回家,但不论怎么看表也只有九点,他咬咬牙推门进去,借口都想得一清二楚。




“我今晚上要看球。”




顾影看球就犯迷糊,哨声就是她催眠曲,没十分钟就能睡得不省人事。




但她还是坚持和郭得友一起看球,她小心翼翼挽住郭得友胳膊,见郭得友没什么反应又放心地把头放在他肩膀上




姑娘刚洗过的头发有新鲜的水气和洗发水香味,郭得友鼻尖埋进她头发里,装作认真的看球。




果不其然顾影五分钟就已经睡着,沉甸甸的重量在他的肩头,郭得友喜欢这重量.。




一场球看得心猿意马,解说员激动的讲解都是他回忆的背景乐。




他俩之间究竟哪里出了差错,才导致他们靠的这么近,还是因为亏欠与补偿。




他想起小时候两人一起度过的时光,想起情窦初开时顾影曾写给他的信,想起高中他牵过她的手捏紧在掌心,为了逃避风纪检察员的审查而姑娘又偷偷涂了指甲。还想起争吵与固执,想起她微红的眼眶,想起两人并肩坐着时候,肩膀传来的温度。




“什么时候了?”顾影迷迷糊糊地睁眼时球赛直播后的重播都过了大半。




顾影看着比赛时长问:“我才睡了这么久?”




郭得友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顾影揉揉眼睛继续看比赛,却发现比赛时长跳来跳去,重播剪去了很多片段。




她疑惑地拿起手机,发现已经马上到零点了。




“这是重播?”




尝试搞清楚郭得友就这件事骗她的原因的顾影盯着郭得友,电视上出现十二点整的计时。




郭得友清清喉咙准备说话。




十二点是个很重要的时刻。




人们在这个点迎接新年到来。




爱侣和朋友们在这个时候为对方送上生日祝福。




领土在这个时候回归。




但美梦就此结束,马车变成南瓜,裙子变回破布。




一天假装女友也该到此结束。




二十四个小时,他们吃过一顿饭,有一个亲吻,有人在另一个人肩头睡着。




马上他们又要回到朋友关系。




所以郭得友说:“做我女朋友,顾影。”




他想起这是他们之间的唯一错误,在穿堂风过的夏日,姑娘的笑容比阳光还要耀眼的时候他要说又没说出口的话。




顾影眨眼看他,仿佛是自己的错觉。




于是他耐心重复:“做我女朋友。”




灰姑娘十二点变回灰姑娘,马车变成南瓜,但水晶鞋依旧是水晶鞋。




这可能是因为,在灰姑娘是公主之前,水晶鞋已经是水晶鞋了。




就像第一次他们牵手开始,他们就注定要一起这么走过一辈子。




所以顾影的答案当然是:“好。”




END





评论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