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寒

谁記长安陌上雪,曾梦小楼一身寒。

杂食性cp,记些突发的文,包括一些以前萌过的cp_(:з」∠)_

仅凭兴趣,无关风月

磕cp专用

【连化清×于曼丽】牵尘(7-9)

先艾特2333 @土豆的傲娇媳妇儿
【7】
在休整了一段时间之后,于曼丽和连化清详细的说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连化清认真听完以后,让她放手去做。

于曼丽微笑,这就是连化清——从来不事事自己去做,他相信手下能做好,把重任交给他们来完成,却又不是随意的交托,知道他们有能力就放手让他们去做。

在黄大少常去的青楼里随意逛了逛,于曼丽就博得了他的好感,毕竟于曼丽身姿曼妙,眼神妖娆,骨子里透露着神秘,男人怎么会拒绝这样的女人,于是黄大少经常去找她,有一次,他喝多了,黄家二少,黄玉去接他,她凑过去娇笑,低声说,想不想要这彩门只属于你一个人?

黄玉低头:“姐姐说的哪里话,我哥哥可是当家人。”

“妈妈,今晚我去黄家伺候黄少爷~”她轻巧的说完,也不看黄玉,就这么跟着出去了。

黄玉打量她,于曼丽也不说话,就这么看他,黄玉眼里划过一丝凶狠——这个女人最好不要骗他!

一路上两人一句话也没说,倒是尽听黄一索喝醉了絮絮叨叨,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彩门,哈哈哈哈,我是大当家的!谁敢拦我!看你们谁敢拦我……”

黄玉听他说这话,心里更不舒服,眼里三分狠戾都出来了,平时掩藏的再好,这时候也会忍不住的。

于曼丽心里一晒,果然,黄玉对于黄一索能做当家人十分不满,也是一个酒囊饭袋,整日里只会去青楼喝花酒,换了谁也不会甘心。

“黄少爷,天色也不早了,我今天还是先回去吧,毕竟我要是回了黄家,老夫人怕是会生气,今日见到二少,觉得煞是投缘,还盼着二少以后也来看看人家~”说完,她就让黄家的司机停了车,自己袅袅婷婷的走了。

“二少,你以后还是少跟这些女人搭话,您还小,她们呀不干净,您平日里还是在家吧,别跟着小人我去做这了。”司机劝他。

“嗯,三哥我会的,这次太晚了,我不放心大哥,以后不会了。”黄玉乖巧的点头。

心里想着,这女人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有办法不动声色除去大哥?

黄玉动起了心思,他已经成年了,黄一索事事不如他,还整日里不做正事,搞的整个彩门家风败坏,却不敌他比他早生几年,不然这当家人的位置怎么会轮到黄一索来做!

黄玉虽然生气,但也无可奈何,他也暂无办法去有机会杀了黄一索,而且杀了他凶手找谁来顶替,一切都是问题。

叹了口气,黄玉闭上了眼。

巷子里,于曼丽转身去了连化清那,深夜里,她的身影在小巷里逐渐模糊。

【8】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黄玉已经动心了,来找我只是迟早的事。”于曼丽晃着手里的红酒抬头说。
“那就好,希望他不会搞砸计划。”
“黄玉不是分不清轻重的人,他是蛇,暗中动手再合适不过了。”

“这几天你也别去了。”
于曼丽有些不解,随即反应过来,连化清是在说让她别去楼里了。

“好。”于曼丽答应的开心。她不是没在楼里做过,哪怕是跟了肖秘书长,她也有时会去那些烟花之地,女人做杀手都是难免的。

连化清说出这话不仅让她开心,更是出乎意料和久违的感动,很久没人这样关心她,也没人在乎,何况这个人还不懂感情。

肖三一旁听到已经见怪不怪了,哪怕这俩人哪天公开说在一起了他也不会有什么反应了→_→

【9】
“最近小河神他们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动静,不过还是追着魔古道不放。”
“漕运商会真经得起他们这么折腾?”于曼丽好奇。
“额,如今丁卯做了会长,已经大不如前了。何况他身边也没什么人了。”
“呵,真是任意妄为啊,不想着好好经营他的漕运,管那些有的没的,不愧是早早出国的人。”于曼丽最看不起这些不务正业的小少爷,当初明台是这样,现在丁卯也是,明台起码还知道疼他大姐,丁卯呢?

连化清不参与讨论,静静吐了口烟说:“看紧点他们,要是碍事儿了,就杀了。”

“是。”

几人恢复了平时的模样,等待黄玉上钩。

——————————

这次给黄玉的戏份有点多哈哈哈,毕竟他还是很可爱的,至于曼丽对于明台和丁卯的评价是按照剧情和曼丽还没被明台感化的性格来的_(:з」∠)_,因为曼丽是因为于老板的死才黑化的,她对于亲人很看重,但是丁卯这种对于父亲留下的东西不在意的态度让曼丽觉得很不开心,所以才diss他→_→【以上个人理解】

曼丽:你不孝!你对不起你爹!
丁卯:我不是,我没有,我……(´;ω;`)呜呜

评论(2)

热度(18)